杨柳青年画采风工作小记
何正慈

 

二零零四年八月
 
解放以后,党和政府对民间艺术给予了极大的重视,文艺界的阿英、邵宗、邓拓、罗尔纲、王树村、薄松年、王朝闻、毛再生等知名人士都纷纷撰文,一方面介绍天津杨柳青年画的悠久历史和大量的优秀作品;一方面都表达了要求挖掘这几经摧残的艺术宝藏。天津美术出版社社长郭钧从上任后即在编辑部专门成立了杨柳青年画小组,除了完成有关编辑工作外,还与当时成立不久的杨柳青画店共同合作,去全国各地收集那些流失在民间的画板和画幅。我当时是这个小组成员之一。大家便秉承了这个使命,开始了杨柳青年画的采风之活动。现已事隔四十多年,记忆已很模糊。略记于下:
三访东丰台
号称“小扬州”的河北省东丰台,是当年经营杨柳青年画的盛地,据说当时部分画商把杨柳青及附近炒米店的画板运到东丰台,将画师也聘请到该地“起稿子”。附近的村庄为他们翻刻、敷色和印刷年画的竟达七、八十家,每年生产年画所用的纸张约计三千七百令(一令五十张),比杨柳青当地的销售量大几百倍,因此许多杨柳青当地已经绝迹的“画样子”可以在此重见。我们小组前后三次来到这里,每次都感到“来晚了”。如第一次在大漫浸村一姓刘的家里,还见到许多堆积的画版。但等第二次去时,已经有大部分被拉走做了他用,真是令人惋惜,深感很有“抢救”的必要。老乡们知道我们的来意后,多是热情相助,帮助我们去寻找,有的板已经做了粮食、咸菜缸的缸盖,只因它们厚而平,能防鼠防虫,才得以保留下来。有的已成了洗衣的搓板,上面的刻线都几乎搓平了;有的成了碗柜的底板……也有比较爱惜的人家:在岳龙庄有一位老大娘,她把祖辈遗留下来的画版整整齐齐一层一层地堆在堂屋里,几乎占去了堂屋一半的面积。可以想象在当年日寇“扫荡”最残酷的地区,这里人能保存这么多的画板是很不容易的事。还有很多人家也都为我们尽量找出三两块来让我们看,并愿意让我们刷印一张样子。第三次再到东丰台各村时,已是严寒的冬天了。因为板面的积垢太深,线纹几乎已被填平,所有的板在印刷前都需冲洗剔刷。老艺人带领着大伙背着大块的画版走向河边,不管风寒水凉,蹲在河边逐块洗刷。洗后在农民家里印刷。当纸面上出现了像《十女放风筝》《嬉叫哥哥》等这些样式很好的画样时大家快乐得忘记了寒冷。就这样我们在东丰台前后印刷了180多块板。后来江泽同志独自一人去了,将《金玉满堂》的画板不辞重负背回到天津,此版是此类画中的精品,现仍存放在天津杨柳青画社的版库中。
采风到山东
杨柳青年画过去曾经成批地流入山东。从当时杨柳青画商们的帐薄上,可以看出当时每年与山东许多县、村都有订货和批发合同,而且在山东仓上这个村庄里,大量翻印杨柳青年画,在每张画边上都要盖上了“杨柳青”或是“青镇”几个字,目的是为了好卖。在济南、潍坊、寒亭、西杨家埠、仓上等地,有许多人都为我们提供了不少线索。在西杨家埠生产队长杨连元家中,承他的美意在墙壁上揭下一幅有“天津”字号的《闹龙舟》年画。我们都认为这是一件不小的收获,一方面它是反映当时民俗生活的题材,这是我们在收集工作中特别重视的一个内容;另一方面这张画全部是木版套印,从这张画里可以看出杨柳青年画在清末民初时,在运用套色、晕色上各种演变。我们又在一位杨大娘家中看到她室内四壁贴着各种杨柳青年画,有单幅的《翠屏山》,还有四扇屏的《水浒》,坐在炕上好像在新年时到了卖画棚里一样,举目皆是年画,真是环顾不暇。这些情景说明这位大娘对杨柳青年画是非常喜爱的。但当她听到我们来意之后,就慷慨地说:“你们尽管拿去吧”!
老画家谈传统
由于杨柳青年画也曾销售到上海、杭州等地,我们便来到了美丽的江南。在上海美协的帮助下,我们收集到很多年画。老画家陈秋章先生找出了上海美协收藏的“杨柳青年画”精品,都是裱轴的“粉本”,对我们确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这些表现仕女、娃娃题材的精细雅致的作品,使我们刚一看时就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杨柳青年画是从这样的程式发展而来的”,但又想:“这与我们平时常见的杨柳青年画是多么的不同啊!它能算杨柳青年画吗?”陈先生谈了他的看法,他认为我们有些人对民间绘画的理解是有片面性的,以为大红大绿,对比色强的才叫民间绘画。其实民间绘画在早期时并不尽然。其中有一张《育婴图》,画上美人穿的蓝色衣服,小孩穿的也是蓝的,而背景呢也是蓝色的,这三个蓝色用得妙极了,有区别,又有协调。至于脸的烘染用色都如杨柳青年画晚期作品的技法。其他小块地方偶有红色和朱 ,使我们想起现代杨柳青年画老艺人有时采用的一种“三蓝墨加小银珠”的敷彩方法,可能正是从这个传统方法中沿袭下来的。他还说:“潍坊年画是以门神出名的,而杨柳青年画是以美人出名的,杨柳青年画技法上最大特点是它用粉用得好。”这些分析都是很有见地的。当这些年画粉本借到天津来复制时,恰巧从北京收集来的杨柳青年画中,也有一张《汉装双美图》,与上海借来的其中一张对着亮光一照,两张画的轮廓线完全可以重叠在一起,不过一张是彩色手绘、一张是刻板印成的,这充分说明是杨柳青年画早期的粉本。如同老艺人们所说的:“这是‘过稿画’的原稿粉本”。
东北访艺人
在东北吉林省范家屯,住着一位刻板老艺人。他就是画师们经常提起而又不知去向的杨柳青年画刻板艺人李文义,他的技艺非常精湛,自从我们从东丰台打听到他的去向以后,终于在范家屯的东街上找到了他(我们见到他时,已有七十六岁高龄,现又隔四十多年,想已不在世了)。当时他仍在从事这门手艺,可以看出他的腕力还是很健壮的,一提起杨柳青年画,他就透露出无限的怀念之情。当年他与杨柳青画师王绍田在东丰台合作了很久,专门刻王绍田画的样子。他记得刻过一张三裁形式的《义和团火烧鸦片》,可惜我们至今还没有看到这张反帝斗争的画,但它说明杨柳青年画在反映反帝斗争的题材方面,除了已经发现的,还有不少这的作品,有待我们去发现、收集。
我们奔走了一些地方,收集到到一千一百多种样子,当时郭钧同志看到后,更加重视杨柳青年画的采风、发掘工作。
 
访问人数:264682人
版权所有:天津杨柳青木版年画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