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传统技艺
崔锦

 

二零零四年八月
               
最近,天津杨柳青木版年画被列为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试点项目,令人欢欣鼓舞!
天津是著名的民间美术之乡,同时也是对地方民间美术品进行抢救、保护工作开展最早并卓见成效的地区。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天津文化界一些同志就在具有远见卓识的老领导阿英、张映雪等同志领导下,对天津地方民间美术进行了全面的挖掘和重点的扶植,抢救了一批奄奄一息的民间美术品,杨柳青木版年画就在其列。此外,泥人张彩塑、“风筝魏”风筝、木雕、砖雕等民间美术品也受到了应有的保护,为天津民间美术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张映雪等同志的功绩是我们不能忘记的。
最近,有人告诉我说,某些人在经济利益驱动下,竟然以丝漏的方法取代杨柳青木版年画套印的传统工序。这种急功近利的做法对保护和宣传天津杨柳青木版年画只有百害而无一利。中央电视台《留住手艺》专栏就是在强调只有保留住传统技艺,才能真正把这个艺术品种保留下去。同样,对于杨柳青木版年画的保护工作也必须是既要深入挖掘和搜集其传统作品,又必须非常注意保护其传统技法。
既要保护杨柳青年画的传统技法,就必须了解什么是杨柳青木版年画的传统技法。我认为杨柳青木版年画的传统技法主要是受其用途、工艺特色和成本核算三方面的制约形成的。我们首先从其用途上分析:杨柳青木版年画是中国人民在自己的传统节日——春节期间布置欣赏房舍的装饰画。这一用途就要求它的题材、构图和色彩都必须具备一种特殊的格调——年味。在年味的统一要求下,杨柳青木版年画的题材内容除有一部分群众喜闻乐见的历史故事、民间传说和京剧人物之外,大都是与纳吉求福、祈寿延年、镇宅禳灾相关联的。吉祥喜庆成了年画内容最主要的特色,脱离了这个特色的作品就无人问津,而一看就让人感到喜气洋洋的《连年有余》就能发行多年而不衰。春节期间家家团圆、户户欢乐,人们都憧憬着来年丰收的美好生活,大家都有一种喜热闹远冷清、求丰满反单薄的心理需求,这就注定了杨柳青木版年画的构图必须具有饱满的特色。为了适应春节期间的喜庆欢快气氛,年画作品的色彩必须绚丽、红火。
杨柳青木版年画采用木版套印和人工彩绘相结合的方法制作。所以,创作时就必须考虑到刻版和套印这两道工序能否完成原稿的设计,这对杨柳青木版年画的创作是一个重要的局限,但也正是这个局限,又迫使杨柳青木版年画的构图、色彩不但要受其用途的制约,也要受到其工艺制作的束缚:它的构图虽然必须饱满,但不能出现多层次的人物配置和繁复的背景。创稿时如果忽略了木版套印这道工序,就会随心所欲,失去约制,作品往往会向刻意求工的倾向发展:场面恢宏、人物重叠、背景层次过多,甚至把塑料鞋的光泽、毛料服装的质感,轻纱丝袜的透明效果都表现得非常逼真。这样的杨柳青年画新作就是忽视了套版的局限,把那些木版套印所不能完成的技巧都展示在观众面前。违反了木版年画的创作规则,失去制约也就失去了特色。面对这样的作品,我们只能承认它是一幅好画或是好年画,而不会承认它是杨柳青木版年画。
杨柳青木版年画创稿时还必须考虑到成本核算。传统的杨柳青年画作品,为了降低成本,往往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尽量少套版。套版最多的作品也只套印八九块版就把其绚丽的特色表现出来了。而且套印某一种颜色,不可能在一幅画上只出现一处,而且均匀地分布在画面的每个部分,所以,传统木版年画的色彩虽然十分绚丽,但却非常单纯,不会让人感到色彩缤纷、眼花缭乱。木版年画的某些新作往往不计成本,不再考虑套版的多少,随心所欲地上色。一幅画上可以出现几十种不同的颜色和同一种颜色色阶的变化。所以色彩缤纷绚丽,但却缺乏了因为要套印而具备的那种单纯、概括的色彩效果。
许多杨柳青年画新作在人物神形上的刻画,比传统的杨柳青木版年画有了很大的进步,但由于失去了某些制约条件,在人物的夸张变形上却注意不够。同时,传统杨柳青木版年画中那种靠人物动势弥补人物面部表情不足的特点,靠装饰趣味给人以强烈感染力的特点,在杨柳青年画新作中也是不多见的。
我赞成杨柳青木版年画的创新,赞成杨柳青木版年画在市场中求发展,但是都必须尊重传统技法。如果一个民间美术品种连自己的工艺特点都保持不住,这个艺术品种的保护岂不成了一句空话。
每个艺术品种都有自己独特的传统技法,杨柳青木版年画也不例外,只有尊重传统,在传统基础上丰富其技艺,才能使其艺术风格更具特色。但是决不能用其它艺术品种的技法取代它,更不能受市场要求的左右,变得非驴非马的东西,只有这样,这门艺术品种的传统技艺才能保存下去,其艺术魅力才能永存。
在保护民间美术历史遗产的同时,我们必须更加清醒地认识保护其传统制作方法的重要性。

 

 
访问人数:258830人
版权所有:天津杨柳青木版年画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