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杨柳青木版年画保护工作的建议
云希正

二零零四年八月

    八月二日应邀参加画社领导组织召开的座谈会,听到了与会同志许多很好的意见,感受很深。同时,对近期即将召开的“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试点项目暨天津杨柳青木版年画保护工作研讨会”深表赞同。天津杨柳青年画在中国版画史上与南方苏州桃花坞年画并称为“南桃北柳”,现今从事中国民间艺术研究的学者,也都承认四大年画产地以杨柳青为首。它们是承载着年文化的民间艺术,但又面临难以存活和继承发展的课题。从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制订的《保护无形文化遗产公约》中得知,作为无形文化遗产保护对象,“有必要保护好那些掌握传统技艺及口头传说的人的能力”。杨柳青年画制作过程,无疑属于人类口头及无形文化遗产的保护范畴,但制作过程中使用的工具、材料以及完成的作品又是有形的和物质的,对其如何界定和诠释尚需进一步探讨。因此为贯彻文化部对我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的布署,确有必要召开一次天津杨柳青年画保护工作研讨会,期望在会上对杨柳青年画抢救、搜集、整理、研究、创作、传承做出全面回顾,并对今后发展面临的问题,探究应对策略,并做出展望,对能否列入口头和无形文化遗产以及联合其他年画产地一并申遗的可能性做些有益的探讨,为此建议如下:

一、会上画社要作主旨报告,把几代人数十年抢救、整理、传承、创作工作给予历史回顾,以及对濒危景况和避免逐渐消失和继承发展提出意见,会上尽可能展示画社藏品资源和本社历年出版的杨柳青年画作品、资料、学术性很强的图录;也应邀请一流的专家、学者发表高见,共同切磋保护、传承的要旨,营造研讨会的学术氛围。
二、积极争取呈报相关部门,早日把杨柳青年画列入申遗预备名单。目前杨柳青年画申报世界“口头与非物质遗产”的呼声很高,从天津传媒界建议天津申报世界遗产的报导中得知,评估论证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方面的资深专家罗哲文、郑孝燮、阮仪三等先生都发表了类似的看法。罗哲文认为“杨柳青年画,包括其他很多反映民俗、民间文化的东西,可以申报人类口头与非物质遗产以及世界记忆遗产,”当记者问到天津申遗优势在哪里?郑孝燮:“我觉得天津的主要优势在于民间……中国版画以天津杨柳青年画为最好,不光天津杨柳青、山东潍坊、河南开封、苏州桃花坞,都以年画著称。我想范围可以广一点,包括我们的木版水印,北京的荣宝斋、上海的朵云轩等。”阮仪三则表示“以杨柳青年画为首的中国四大年画,加上贵州的傩戏、陕西皮影、高密剪纸等民俗文化是非常宝贵的非物质遗产,是承载年文化的民间艺术,而且符合人类口述与非物质遗产的濒危性要求。”(以上引自“假日100天”2004年8月6日、13日、20日特稿)看来天津杨柳青年画同其他年画产地一起争取申报口头与非物质遗产或世界记忆遗产,可能性非常大,容易取得共识。
如能成功申报,无疑会引起国内外各方面的关注,提高其知名度,从而避免因传人稀少,愈来愈被人淡漠和冷落,逐渐消失的不利局面,而更有利于杨柳青年画存活和永续发展。
三、落实正式纳入试点单位和承担工程项目。根据文化部对我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作的布置,在我市文化主管部门直接领导下,建议把杨柳青画社纳入试点单位和承担试点工程项目最为合宜。画社具备三项条件,是其他单位无法比拟。
1、无形遗产要显示出来必须具有物质形式,我国已列入世界无形文化遗产名录的“古琴演奏艺术”,也离不开古琴实物。画社现存6000余块画版,可以组成1千余套完整作品,另有1万余张画稿,这是一大资源,其他地方难以企及。画版画作已在会场上展示,其精采之处有目共睹。
2、非物质遗产载体是人,记忆遗产载体是物。“艺在人身,艺随人走”,如果申报无形遗产,关键还是专业人员。画社多年来培养、造就了一批专业人材,现场也作了示范表演,他(她)们掌握了技艺,胜任操作,并能传授给后人,这也是一个先决条件。
3、画社是资深美术作品出版单位,曾经出了不少很好的杨柳青年画作品和相关论著、图录,今后更会有所作为。从上述可以看出画社具备得天独厚的条件、实力以及发展优势,正式纳入工程试点单位,会同有关部门共同承担保护工程责无旁贷。
四、赞同画社提出的年画保护工程总体目标和各项措施。保护无形文化遗产同保护有形文化遗产一样,要以保护为前提,并不断探索杨柳青年画在新形势下如何传承,如何创新,如何开发利用,只有与时代相适应,不失自身传统特点,在国家保护民族民间文化这一大好形势下,努力做好各项工作,力争在今后文化建设中作出新贡献!
以上数语,不知妥否,仅供参考!
 
 
 
 

   

 

 
访问人数:258808人
版权所有:天津杨柳青木版年画博物馆